焦點

蕭伯納的迷思

George Bernard Shaw

“He who can, does. He who cannot, teaches.”

In Man and Superman (1903) by George Bernard Shaw

著名的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蕭伯納(George Bernard Shaw)一生曾寫過超過60部戲劇,並擅長以黑色幽默的形式來揭露社會問題,作品可說是家喻戶曉。在教育方面蕭伯納也有自己的見解,他於自已1903年之作品上《人與超人》(Man and Superman)就諷刺性地指出教師是無能者。才子錢鍾書先生又於後面加上了一句變成“those who can, do; those who can’t, teach; those who can’t teach, go on lecturing tours & attend learned conferences”。老師真的是一無是處嗎?

老師的功用一直是教育界討論的議題。要討論以上問題,我們就得先從教與學開始說起。什麼是教與學呢?教與學一般被認為是將知識或技能從老師身上傳遞給學生的過程。情況就好比知識是貨物,要將知識有效而又成功地交到學生手上,首先當然是老師要擁有該知識,否則一切也是徒然。然而,是否只要有知識便可?這當然不是!就算貨物再好,沒有適當的傳遞方法也是不行。比如運送玻璃等易碎品我們需要使用發泡膠包裹而運送冰鮮凍肉則需要有凍櫃貨車等,否則貨物中途不停損壞、流失,真正能到用家手上的可能只有十之一、二。

在學術界裏也有相似的說法,一位「好」的老師除了需要具備足夠的學科知識(Content Knowledge, CK)以外,還需要具備足夠的教學法知識(Pedagogical Knowledge, PK)去將學科知識有效地傳遞到學生那裏,美國史丹褔大學教育心理學家李·舒爾曼(Lee S. Shulman)稱這種由CK和PK結合的知識為Pedagogical Content Knowledge (PCK)*。換句話說,一位掌握了高超PCK的老師能夠用最佳、最合適的方法去將學科知識傳遞給他的學生,PCK也就是提供高效課堂的重要因素,它也就是老師的專業發展的方向所在。

巧合的是,美國著名教育家約翰·杜威(John Dewey)就像能預知到蕭伯納提出的質疑一樣,杜威將答案收藏於他自己1902年的著作中,在《兒童與課程》**裏,杜威這樣寫道:

「每種學科都有兩方面:一是令科學家成為科學家;一是令教師成為教師。這兩方面互不衝突,不過也不是完全相同。對科學家而言,學科知識是既代表真理,也適用於發現新問題,並進行新研究,以及證實研究的結果。......而教師所面對的情形則大不相同,作為教師,他所關切的不是為科學增添新的事實,也不須要提出新的假設並加以驗證。......[教師]所關心的不是學科知識本身,而是學科知識如何變成學生的成長經驗。(p.22-23)

亦就是說,科學家、數學家等都是學科裏面相當出色、出類拔萃的人,而教師他們活躍於不同的層面,比起學科知識,他們更著重於建立PCK。雖然他們的工作未必能像前者一樣發出耀眼的光芒,但他們的專業和對社會的默默付出是肯定的。老師 — 就像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中的造紙術和印刷術一樣 — 貴在將知識傳承。

*Shulman, L. S. (1986). Those who understand: Knowledge growth in teaching. Educational researcher, 15(2), 4-14.
 **Dewey, J. (1902). The child and the curriculum. Chicago: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馮澤謙

馮澤謙

University of Saint Joseph客席教授
香港教育大學雙博士學位研究生


主圖:quotefancy.com

%d bloggers like this: